“跳票”多年終牽手Netflix,《三體》影視化為什么這么難?

幸雯雯 武佩璇
2020-09-15 16:42:59
電影故事的高難度改編、特效技術的高精尖要求、合作團隊的天衣無縫以及投資方的“雪中送炭”,這四大問題就像大山一樣擺在《三體》面前。

9月1日,《三體》三部曲的版權方三體宇宙、游族網絡(002174.SZ)與全球最大的付費流媒體平臺Netflix共同宣布,將聯合開發制作《三體》英文系列劇集。

不僅如此,近兩個月來《三體》在國內的影視化改編進程也是突飛猛進:騰訊視頻與光線影業旗下的十月文化先后宣布將拍攝《三體》電視劇和電影。

這一連串的消息對一直期盼《三體》影視化的讀者來說,無異又是一劑功效不明的“強心針”——此前,《三體》在國內的影視化可謂是一波三折:有一部已經拍攝完成卻不上映的電影,也有一部官宣后四年沒音訊的網劇。

《三體》的影視化究竟為什么這么難?

三體_2.jpg截取自游族影業《三體》海報。圖片來源:《三體》電影官方微博

最難是給《三體》進行風格定位

《三體》是作家劉慈欣創作的長篇科幻小說,講述了人類文明和三體文明之間的廝殺搏斗以及兩個文明在宇宙中的興衰歷程。這部作品不僅贏得了中國人的喜愛,也成為全世界風靡一時的科幻小說。2015年,《三體》獲得第73屆雨果獎最佳長篇小說。

《三體》的世界觀宏大,有著繁復的故事情節和眾多人物?!度w》影視化,首先要解決的問題是劇本改編。

時代財經9月中旬撥通劉慈欣電話,或許因早已疲于外界的頻繁聯系,這個蜚聲海內外的科幻作家婉拒了采訪。

《三體》并不是外星人攻打地球,人類齊心協力拯救地球的俗套科幻故事,它并沒有展現太多熱血、團結的人性之光。在影評人韓浩月看來,《三體》的故事里藏著很深的“絕望感”。

“改編《三體》對中國創作者來說,最難的不是技術,不是畫面,也不是想象力,而是給三體進行一個風格定位,但中國電影里不太可能展現故事中陰暗和恐懼的一面?!表n浩月對時代財經說。

而作為《三體》資深愛好者,張洋(化名)則對時代財經坦言,他一點都不期待三體的影視化?!半娪爸挥袃扇齻€小時,很難講清楚整個故事,勢必要進行刪減,取舍之間一定會破壞原本的故事?!?/p>

“而且,國內的特效水平我實在不敢恭維,萬一最后弄成‘五毛’特效,就太毀原著了”,張洋嘆口氣繼續說道。

特效,對于科幻片來說是非常重要的一環。在時代財經的采訪中,多位業界人士均表示,目前國內電影的特效水平并不輸好萊塢。

韓浩月就提到,“現在很多好萊塢大片其實都是外包給中國的技術團隊?!?/p>

電影行業從業者邱城(化名)在接受時代財經采訪時認為,中國的特效水平不錯,但局限在后期合成?!疤匦鋵嵾€有很多需要研發的技術,這點中國跟好萊塢還是有差距的?!?/p>

北京天工異彩影視科技有限公司視效指導、曾憑借《尋龍訣》一片獲得第53屆臺灣電影金馬獎最佳視覺效果獎的劉松向時代財經表示:“《流浪地球》這部電影做得還是很不錯的,很好地向觀眾展示了中國視效現階段的發展水平,行業內的人都很振奮,但這不代表國內制作水平與歐美地區的一線制作公司沒有差距?!?/p>

劉松解釋道,“國外有的影視特效外包公司,在各自擅長的特效領域劃分非常細致,有專注做流體的、有擅長做毛發的,尤其是“生物角色”的制作是非常有挑戰的。比如說ILM(工業光魔公司)內部的毛發工具Hair craft、Scanline VFX公司的流體模擬工具Flowline、維塔數碼的肌肉工具Tissue等等,這些都是各家公司的‘獨門秘籍’,效率高,效果好。所以特效技術的研發和精進依然是非常必要的。其實天工很早就成立了‘天工研發實驗室’,我們的流程管理軟件‘大禹’系統和大量特效插件都是自主開發的。特效核心技術的研發非常艱難,任重而道遠?!?/p>

截屏2020-09-15 下午3.40.45_meitu_1.jpg圖說:天工異彩自主開發的流程管理軟件“大禹”系統。圖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而在劇本、特效技術都到位之后,需要一個靠譜的團隊來實現它。

這個“靠譜”,在北京森林影畫文化傳媒有限公司常務副總裁張守剛看來,是一種“不急功近利”的態度。張守剛稱,“行業內現在需要杜絕急功近利的狀態,如果大家都想著賺快錢、變現,那是很難出一個好項目的?!?/p>

遺憾的是,現在中國的電影市場似乎并沒有給這些團隊太多機會。

“資方就像一只狐貍”

在提及公司儲備的一些科幻題材項目時,張守剛一再感嘆投資很難拿?!艾F在做像《三體》這樣的硬科幻確實很難。我們在和資方溝通的過程中,能感受到他們對于這種硬科幻題材影視項目的投資非常慎重,如果之前沒有一個成功作品給自己的項目背書,想拿到大體量的投資很難?!?/p>

對于資方的謹慎態度,韓浩月有一個精準的比喻:“資方就像一只狐貍,它永遠擺出一副逃跑的姿態,而不是義無反顧向上沖的姿態?!?/p>

韓浩月說:“資方之所以不愿意投太多錢,是因為他們覺得中國的科幻電影沒有形成一個成熟的團隊和成熟的商業模式?!读骼说厍颉吩谖覀冄劾锸浅晒?,但在他們眼里是一個偶然,后來《上海堡壘》的失敗也映證了這一點?!?/p>

2019年《流浪地球》在賀歲檔上映,既叫好又叫座,總票房高達46.87億元,位居中國電影票房排行榜第三。然而半年后的另一部科幻電影《上海堡壘》則票房慘敗,僅1.24億元。

中國的電影市場并不缺錢,投資方也渴望拍攝大制作高回報率的電影?!暗?,中國電影市場的大盤一年也就五、六百億資金流動,分攤到具體公司身上其實沒有多少錢。一部成本四、五個億的大制作電影即使對于萬達、華誼、博納這樣的大公司來說,看著是小錢,但作為現金投進去,弄不好也會讓他們的‘大廈’倒塌?!?/p>

電影故事的高難度改編、特效技術的高精尖要求、合作團隊的天衣無縫以及投資方的“雪中送炭”,這四大問題就像大山一樣擺在《三體》面前。

回顧《三體》在國內的影視化之路,這四個難點幾乎都把它難住了,也印證了這四條標準少了哪一條都不行。

屢屢“胎死腹中”

《三體》第一部從2006年5月開始在《科幻世界》雜志連載,到2010年11月出版了第三部,知道的人依然不多。

據媒體報道稱,劉慈欣2009年以極低價格把《三體》的拍攝版權賣給了導演張番番,但版權期限僅有5年,如若無法拍出任何作品,版權就被收回,因此張番番找到了當時游族高層孔祥照(網名孔二狗),《三體》的版權便落在游族手里。

2014年8月,上海游族文化傳媒有限公司(下稱“游族影業”)成立,時任游族影業CEO的孔二狗在發布會上宣布要將《三體》搬上銀幕,由劉慈欣監制,張番番導演。

005NmFHejw1ezyy0vetvaj31jk29f1h1_meitu_1.jpg游族影業《三體》海報。圖片來源:《三體》電影官方微博

一年后,《三體》出人意料獲得了“科幻界諾貝爾獎”之稱的“雨果獎”,并從此在全球范圍掀起了狂飆突進的《三體》熱潮。

盡管拿著《三體》這副好牌,但張番番顯然沒有足夠的能力實現作品影視化,而游族影業此前也沒有影視制作經驗。

讓外界大跌眼鏡的消息在影片開拍后5個月傳來——影片已進入后期階段。而在此之后,“特效不過關需要打磨”儼然成了片方的擋箭牌,被一次次用于回應外界的質疑。

四年多過去,粉絲連預告片都沒看到,游族的《三體》電影“胎死腹中”。

針對《三體》的影視化相關事宜,時代財經于9月上旬聯系了游族影業,但截至發稿時,對方仍未回復。

“難產”的不止游族影業的《三體》。2016年6月,企鵝影業在年度發布會上重磅宣布要把《三體》拍成網劇,時任企鵝影業CEO孫懷中稱,“估計籌備時間不會有三、四年之久”。但此事此后又是“再無下文”。

一連串波折讓《三體》的粉絲心灰意冷,甚至有粉絲在網上表示,《三體》的影視化作品“沒有消息就是好消息”。

對于游族影業不放映制作好的片子,有人猜測是出于游族自己對作品質量不滿意。但韓浩月并不認同,他認為一切動機背后都有商業邏輯在支撐。

“對我們中國電影市場的制作和營銷人員來說,他們從來不擔心電影是爛片。游族影業之所以沒有公映制作好的片子,很可能是因為他們計算過,不公映帶來的利益遠遠大于公映的利益”,韓浩月對時代財經說。

這或許是游族影業雪藏《三體》電影的重要原因?,F在,將海外影視改編權賣給Netflix,對游族影業而言或許是最劃算的買賣。

中國電影工業化還在“找筆”階段

2019年,首先將劉慈欣的恢弘想象力搬上大銀幕的《流浪地球》取得了票房的巨大成功,給中國科幻電影市場打了一支興奮劑。有人說,《流浪地球》開啟了中國科幻電影元年。

WechatIMG3805.jpeg圖片來源:電影《流浪地球》官方微博

但是,對于國內電影市場,韓浩月認為一切都是不成熟的,“制作、技術和觀眾心理都不成熟,整個電影生產供應鏈條上的每一個環節都有巨大的不確定性?!?/p>

他表示,哪怕用《流浪地球》的原班人馬和充足的資金再打造一部電影,也很難保證有50%以上的成功率。

韓浩月認為,在目前中國電影市場中成功的電影都有很大的偶然性,并沒有形成一個商業模式,而且觀眾的口味很難琢磨?!?/p>

“觀眾的選擇是被情緒驅動的,是通過消費某一個影視作品來表達自己的觀點,而不是從作品本身的質量去欣賞。所以電影圈出現了一個現象,叫營銷大于作品,營銷永遠比作品重要?!表n浩月解釋道。

去年,《流浪地球》導演郭帆打過一個有趣的比喻——“所謂的‘工業化’就是一支可以畫畫和寫字的筆,已經有了這支筆的人想的是如何把畫畫好,而我們的電影還停留在找筆的階段?!?/p>

韓浩月非常認同這個比喻。他認為中國電影工業化還是一個學習模仿的階段,“真正成熟的工業化就是用一套嚴謹的工業標準生產出優秀合格的批量作品,給消費者豐富的選擇,這是衡量一個國家有沒有成熟的電影工業化的標準?!?/p>

何為成熟的電影工業化標準?

按韓浩月的觀點,合理的順序應該是優質的創作者站在整個產業鏈的最頂端,用他們對電影造夢特質的把握來決定電影的發展方向,由他們去引領觀眾、投資人和院線。接下來是各方面優秀人才的配合,才會創造出真正優質的作品。有了批量的優質作品,幫觀眾培養出一套真正能評價電影的審美體系,才會有一個成熟的市場。

“但現在是反過來的,資方和創作者完全沒有勇氣和能力來反對潮流,沒有議價能力和長遠意識,都是賺一把就走的心態”,韓浩月說。

視效行業的發展包含在整個電影工業化的進程里面。這些年,劉松也見證了中國視效的進步,而這種進步靠的是一群熱愛電影、滿腹激情的電影人以及在行業里堅持不懈、摸索前進的影視公司。

劉松說:“我理解的影視工業化它既有標準的規則,也有合理的預算和制作周期,同時各環節都有穩定的、高品質的產出。中國電影特效行業的現狀急需改良,這正是中國電影進步的艱難過程,我們也期盼早日實現真正的工業化?!?/p>

時至今日,《三體》終于牽手全球頂級影視劇制作公司Netflix,或許將為這部高山一般的科幻著作的影視化注入新的生機。

“若我們想建造起中國科幻電影‘大廈’,一定得有人冒著失敗的風險去嘗試。但如果出于一種恐懼心理,或者投資沒有相應回報的心理而不去做的話,《流浪地球》只會是一個離我們越來越遠的成功作品”,韓浩月如此說道。

“如果拍失敗了呢?”

“那就再等待下一部電影?!?/p>

本網站上的內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圖片及音視頻),除轉載外,均為時代在線版權所有,未經書面協議授權,禁止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轉載使用,請聯系本網站丁先生:[email protected]

相關推薦
成都新氧互聯網醫院執業牌照獲批,注冊資本1億元
資本激進致譽衡系翻車 信邦制藥易主
資本新趨勢 經濟新動能-2020年佛山上市公司高質量發展研討會圓滿結束
掃碼分享
天津快乐十分出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