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活不及喜馬拉雅一半 蜻蜓FM聯手硬件商突圍

陳婷
2020-09-15 20:39:33

時代周報記者? 陳婷

5G和AI等技術的日漸發展,正為有著“耳朵經濟”之稱的長音頻賽道帶來新機遇。

作為最早入局者,蜻蜓FM(下稱“蜻蜓”)正試圖借機打造新的競爭優勢。

“目前音頻行業的市場滲透率在40%左右,這與視頻、圖文行業近乎100%的滲透率仍有很大差距?!苯?,蜻蜓內容副總裁陳強在某論壇廣播專場上表示。

據陳強透露,為提升市場滲透率,蜻蜓正全力打造全場景音頻生態。

“在物聯網、5G和人工智能技術的支持下,蜻蜓平臺通過接入智能音箱、互聯網電視、智能手表等多種智能家居設備,推動音頻進入更多元和細分的全場景時代?!标悘娬f道。

b4384ba5f9f265d738b0d78b54b5c5ea.jpg

不過,高打著新戰略的蜻蜓也在面對越發艱難的競爭局面。

今年以來,互聯網巨頭們開始紛紛加碼長音頻賽道。

9月8日,網易云音樂宣布正式上線全新內容版塊“聲之劇場”,主打年輕IP改編的廣播劇與有聲書;在此之前,騰訊音樂(TME .NYSE)和字節跳動也分別推出 “酷我暢聽”和“番茄暢聽”入局長音頻市場。

不僅如此,在與老對手的競爭中,蜻蜓也并未占上風。

據艾媒咨詢數據顯示,2019年6月,喜馬拉雅、荔枝(LIZI .NASDAQ)的月活躍用戶穩居市場領先地位,分別為7319.2萬人,3226.8萬人,蜻蜓位列第三,月活躍用戶數為2158.8萬人。

“目前競爭還是處于白熱化狀態,尚且看不清彼岸在哪?!?月11日,艾媒咨詢CEO兼首席分析師張毅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一直以來,賽道內的玩家都在對盈利模式的探索中試錯。

在此局勢下,近年來在三強競爭中落后的蜻蜓,是否還能抓到機會重新領跑?

9月10日,時代周報記者聯系蜻蜓相關負責人,對方表示暫不方便回復。

放慢腳步

資料顯示,蜻蜓上線于2011年9月,是國內首家網絡音頻應用。天眼查顯示,截至目前,蜻蜓已經完成8輪融資,但從2017年以后,便沒有披露過融資金額。

9月10日,有業內人士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在長音頻賽道的發展初期,蜻蜓處于領先地位。

2015年7月,蜻蜓對外宣布,已擁有2億用戶,日活躍用戶數為1000萬。當時蜻蜓的自我介紹,還是“以電臺聚合起步,通過生產PGC內容,聚合全球3000家中文電臺” “全國1000家高校電臺” “1000名合作明星” “10000名電臺主播”等。

然而,這樣的發展勢頭未能延續,不知不覺中,蜻蜓的步伐慢了。其中關鍵,或許與對知識付費風口的把握有關。

2016年被稱為知識付費的元年。當年12月3日,喜馬拉雅舉辦首屆“123知識狂歡節”。公開數據顯示,喜馬拉雅當天的銷售額達5088萬元。其中,馬東的《好好說話》以555萬元成為單品銷量總冠軍,相當于淘寶“雙十一”第一年銷售額。

在起初的猶豫之后,蜻蜓也開始布局知識付費市場,先后推出《蔣勛細說紅樓夢》《矮大緊指北》《局座講風云人物》等熱門IP。

73ca9f06897f62000d5d5b1d1e731aab.jpg

然而,從具體數據看,在知識付費領域,蜻蜓仍落后喜馬拉雅。

據易觀2017年底發布的報告,截至2017年11月21日,2017年暢銷付費內容平臺分布情況表中,喜馬拉雅獨占57%,而蜻蜓僅為9%。

結果的差距或許與二者的生態搭建有關,喜馬拉雅與蜻蜓都宣稱主打UGC(用戶生成內容)+PGC(專業生產內容)的PUGC模式,但兩者的差別在于,喜馬拉雅在UGC上積累更深,蜻蜓則在初期以PGC為主要模式。

模式的區別也反映在主播數量的多寡上。今年1月16日,喜馬拉雅宣布,平臺主播數已突破1000萬。而9月9日陳強的表述是,蜻蜓的認證主播數超過35萬名。

9月10日,互聯網行業分析師丁道師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UGC和PGC目前并沒有十分明顯的界限,也并不是喜馬拉雅在知識付費上拉開和蜻蜓差距主要原因。

“我有團隊、可以生產相對專業化的內容,但我完全按照個人的思路來做事,那我算UGC還PGC呢?”丁道師說道。

“一個平臺要想發展,應該讓一大批的參與者來獲利,單靠幾個人是支撐不起一個平臺的生態發展。高曉松這類能帶來流量的大V是其關注重點,其帶來的收益同時成本自然也更高?!倍〉缼煴硎?,蜻蜓缺乏對草根主播的扶持。

上述業內人士也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除大V高昂的成本之外,蜻蜓偏向人文類內容,這或許也是其在知識付費戰果上稍遜一籌的原因。

“這類選擇有利有弊,PGC的模式會帶來更精品的內容,在UGC模式下,內容魚龍混雜,也成為侵權的重災區?!痹撊耸勘硎?。

巨頭入局

對蜻蜓來說,如何實現盈利,是其當前面對的一道難題。

9c58a495d2ab1ea58654c18142aee09d.jpg

9月10日,互聯網行業分析師于斌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目前長音頻賽道盈利模式主要是用戶付費及廣告收費兩個方面。

上述業內人士表示,從行業整體來看,一直以來都處于對于盈利模式探索的試錯階段,玩家們都尚未實現全面盈利。

Wind數據顯示,荔枝上半年營業總收入7.21億元。其中,凈利潤為-7026.30萬元,同比減少26.55%,可見虧損還在加大。

此外,有觀點認為,互聯網巨頭們在此時入場,說明長音頻領域的競爭已到了一個新階段。

“以前都是小打小鬧,先讓它們去折騰,打出一條路,要么收購,要么合作,要么就自己也做一個。巨頭對新領域一貫都是如此?!?月11日,互聯網產業時評人張書樂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

在張書樂看來,長音頻屬于未來場景,目前是合適的入局時機。

但于斌則認為,互聯網巨頭們的入局成功率并不高。

“因為目前長音頻行業已有相對完善的內容壁壘和生態壁壘,巨頭入局缺乏垂直細分領域的資源支持,對行業影響不大?!庇诒蠼忉尩?。

面對行業變化,蜻蜓也在積極調整。從蜻蜓今年的一系列動作來看,全場景生態的打造及隨之而來的B端業務似乎是其未來發展的重要方向。

2019年1月,蜻蜓發布全場景生態1.0,宣布與華為、小米、OPPO、vivo等手機廠商;今日頭條、百度網盤等超級APP為代表的移動互聯網生態合作伙伴;以及智能音箱、互聯網電視及OTT、智能家居及可穿戴設備等物聯網、車聯網廠商達成生態合作,完成對用戶“傾聽24小時”的覆蓋。

據媒體報道,與小米的重新合作,被蜻蜓視為其戰略藍圖中的關鍵。2016年,小米曾兩度投資喜馬拉雅。今年3月,蜻蜓獲得小米的戰略融資。

2bfecba11fc02b9ac3cbef3decba70a6.jpeg

此外,4月2日,高德地圖與蜻蜓FM宣布達成戰略合作,蜻蜓FM成為高德地圖首個音頻平臺合作方。

“當你買的手機上面有音頻相關的內容,消費者是愿意為好內容付費的,它是為手機等設備本身價值的一種賦能?!睆堃阏J為,與硬件商的合作能為蜻蜓帶來一定盈利空間。

也就是說,今后蜻蜓有機會通過場景定制內容向B端收費,還有可能從智能硬件的C端銷售中抽取會員分成。

不過,想要從眾多終端上達成用戶的付費,有價值的內容依然是關鍵。

“如果內容生態建得好,版權成本會壓下來,以后的競爭重點是放在誰能以最低的價格去生成更好的內容?!睆堃惚硎?。

就長音頻市場來看,未來依然有不小發展空間。據艾媒咨詢數據顯示,預計到2020年,中國在線音頻用戶規模將達5.42億。其中,近六成網民有明確音頻內容付費意愿,超七成網民有過音頻付費行為。

本網站上的內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圖片及音視頻),除轉載外,均為時代在線版權所有,未經書面協議授權,禁止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轉載使用,請聯系本網站丁先生:[email protected]

掃碼分享
天津快乐十分出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