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結金控“野蠻生長”,監管細則還待跟上

盤和林
2020-09-22 09:23:03

特約評論員 盤和林

時隔一年,金控監管終于迎來實質性進展。

9月13日,國務院發布《關于實施金融控股公司準入管理的決定》(下稱《準入決定》),中國人民銀行同步發布了《金融控股公司監督管理試行辦法》(下稱《金控辦法》),其中細化了設立金融控股公司的程序,并要求股權結構簡明、清晰、可穿透。次日召開的國務院政策例行吹風會上,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國家外匯管理局局長潘功勝介紹了金融控股公司的相關政策。

根據《金控辦法》,明確控股控制兩個或兩個以上不同類型金融機構的自然人和企業,如果控股或實際控制的金融機構總資產規模符合要求的,應申請設立金融控股公司。

要求金融公司設立金融控股公司,是要將復雜金融集團的股權結構理順。

近年來,隨著我國經濟發展水平的不斷提升,社會資本規模不斷擴大,金融作為服務實體經濟的重要領域,吸引諸多企業入局,一些大型企業開展跨業投資,在財務、基金、融資租賃、保險、銀行等金融領域積極投資布局。具有金融控股公司特征的企業涌現,許多非金融機構以金控名義進行實際性的金融業務經營和管理。

這本來是增強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的好現象。然而,中國有很多資本“系”,內部股權結構錯綜復雜,由此產生風險交叉傳遞、監管難以穿透企業股權結構等問題。因此,設立金融控股公司是要將金融集團股權結構清晰化,防止風險傳遞,讓股權結構更加清晰,便于及時獲取風險信息,防范風險交叉傳染。

過去由于監管缺失,不少金融控股公司資產規模、資金實力、投資能力、股權結構、風險防范能力不達標,交叉持股、虛假注資、盲目擴張、隱匿股權架構以政策套利等行業亂象頻出。有的金融控股公司為了達到抵御惡意收購、分散經營風險等特殊目的的現象,往往會反向持股和交叉持股。

但持股和交叉持股背后藏著風險。

持股雙方的其中一方增加資產,另一方增加注冊資本,這種做大資產的方式會虛增資產,應在合并報表時抵消。但是,當金融機構單獨進行融資或者其他經營事項的時候,報表資產數據會產生誤導,容易造成企業資本狀況良好的假象,并歪曲公司治理結構。

反向持股和交叉持股下的金融控股公司,具有業務領域多元、規模龐大、結構復雜的特點,風險相互交叉感染的風險大,這都妨礙金融市場健康有序運行。

因此,規定金融控股公司所控股金融機構不得反向持股、交叉持股,有利于金融控股公司股權結構的明晰,實現風險隔離,有利于風險的總體管控?!?/span>

值得注意的是,《金控辦法》明確指出金融控股公司所控股金融機構不得再成為其他類型金融機構的主要股東。

金融控股公司所控股金融機構不得再控股金融機構,一方面是為避免盲目向金融業擴張,防止將金融機構作為“提款機”。過去由于存在監管真空,滋生了許多利益輸送、關聯交易、套取資金等不當競爭行為,增加市場泡沫,杠桿異常增加,為脫實向虛埋下風險隱患。另一方面,這是為股權結構扁平化和清晰化,保持金融機構的專業性和獨立性。

《準入決定》和《金控辦法》的出臺,意味著金控監管迎來實質性進展,金融控股公司形態作為一個整體納入監管,這對引導金融控股公司依法合規經營、強化我國金融業監管、防范化解金融風險都至關重要。當然,制度短板補齊了,具體操作細則也值得期待。

(作者系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數字經濟研究院執行院長、教授)

本網站上的內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圖片及音視頻),除轉載外,均為時代在線版權所有,未經書面協議授權,禁止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轉載使用,請聯系本網站丁先生:[email protected]

掃碼分享
天津快乐十分出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