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協議脫歐”嚇唬了誰?

陶短房
2020-09-22 16:53:40

特約評論員 陶短房

“脫歐大戲”遠未收場。

人們原本以為,英國和歐盟的分別可以像1月29日斯特拉斯堡歐洲議會現場那般,高唱著《友誼地久天長》和《歡樂頌》,依依惜別,好聚好散。直至9月9日,英國約翰遜內閣單方面公布《英國國內市場法案》,硬生生攪渾一池春水。

按照原本計劃,英國和歐盟要先經過1年過渡期。在此期間,英歐雙方協商簽署一項新的英歐貿易協定,以替代原先適用于歐盟內部的貿易協定,確保脫歐不至于給雙方造成經濟上的劇烈動蕩。

根據雙方此前達成并簽署的英國脫歐協定,英國同意在屬于英國的北愛爾蘭繼續執行歐盟的貿易法規,從而確保愛爾蘭和北愛爾蘭之間繼續保持《貝爾法斯特協議》所規定的無邊界、無海關狀態。

換言之,英國默認在脫歐過渡期結束前,建立北愛爾蘭和英國其它部分間的內邊界,在英國實行事實上的“一國兩制”。往來英國本土和北愛爾蘭間的貨物,會在內邊界的過境點接受檢查,北愛爾蘭和歐盟間的貨物往來則可無縫對接。

然而,《英國國內市場法案》打算允許在某些情況下,自行決定往來貨物是否需要在過境點檢查。這意味著,部分英國貨物在英國脫歐后繼續無檢測無障礙進入北愛爾蘭,繼而流入歐盟。

也就是說,英國將在脫歐后繼續在歐盟“關稅墻”上打開一扇可自行任意啟閉的“小門”,只要英國愿意,就可能在不必履行歐盟義務的同時,在某些方面繼續享受歐盟福利。

正如許多分析家所言,脫歐協議是生效的國際法,任何改變都應由履約各方一致認同才能完成,英國內閣試圖以一紙單方面的國內法進行事實改動,等于公然違反國際法和撕毀國際條約,后果非常嚴重。

約翰遜顯得成竹在胸。他在內閣中的支持者如北愛爾蘭事務部長劉易斯等不斷強調,此舉不過“以非常特殊和有限方式違反國際法”。

但歐洲委員會、歐盟各成員國卻被激怒了。

9月16日,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強調,信守國際法和國際條約,是法律、信任和坦承的問題,信任是任何牢固伙伴關系之基礎。隨著英方的單邊行動,歐盟和英國在過渡期滿前達成貿易協定的可能性正逐漸消失。愛爾蘭外長科韋尼更加怒不可遏,他指責英國此舉將嚴重侵蝕和破壞政治互信。

有分析家指出,約翰遜表面上的理由是在英國本土和北愛爾蘭間設立內邊界,損害英國主權和領土完整,但真正的意圖則是希望借此向歐盟施壓,迫使其同意妥協退讓,按照英方意愿修改業已成為“定約”的脫歐協議,給英國更多經貿和關稅等方面的豁免。

英歐第八輪貿易協定會談開始日期恰是9月8日,也即約翰遜內閣拋出《英國國內市場法案》前一日,約翰遜聲稱應該將10月15日(歐洲理事會峰會召開日)定為英歐貿易協議談判最后期限,屆時如不能達成協議,就該接受“無協議脫歐”(即所謂“硬脫歐”)的既成事實并繼續前行。英方首席脫歐談判代表弗羅斯特更喊出,“英國寧可無協議脫歐也不會接受不平等協定,并淪為歐盟附庸”,其借《英國國內市場法案》向歐盟施壓的意圖昭然若揭。

然而,歐盟方面迄今表現得較此前更團結、更沉著。

布魯塞爾和斯特拉斯堡的觀察家指出,歐盟各國對英國作為歐盟成員國積怨已久,認為其作為成員國一味推諉義務,卻不斷索要特殊成員權益。如今脫歐協議業已生效,英國已不再是歐盟成員國,只待一年過渡期結束就“好走不送”,此時,脫歐主動權早已在歐盟手中,倘英方非要借北愛爾蘭問題尋釁,便是英方毀約在先,歐盟大可以徑直在愛爾蘭和北愛爾蘭間恢復邊境和海關。

如歐洲議會人士所言,“英國喜歡無協議脫歐就隨他們便,反正有協議他們也不怎么遵守”。

值得一提的是,約翰遜內閣此舉在英國朝野,甚至執政黨內部都引發激烈反對意見。5位前首相不論黨派,都紛紛站出來抨擊現任首相“欠考慮”;3位服務于內閣的法律界重量級人士——政府法務部負責人瓊斯、蘇格蘭總檢察長基恩,和英國媒體自由事務特使克魯尼相繼宣布辭職,其理由在于反對約翰遜內閣強行“硬脫歐”向歐盟施壓,也擔心單方面撕毀自己所簽署國際條約和違反國際法的行為,嚴重敗壞英國的國際形象和國際信用。

迫于國內外尤其是國內的重重壓力,約翰遜推遲了《內部市場法案》提交表決的時間,并口頭向保守黨內批評者道歉。但道歉歸道歉,迄今他并未收回這一極富爭議性的行為。很顯然,事已至此,他仍打算豁出去賭上一把。反正不賭也是白不賭,充其量也就是個“硬脫歐”,這原本就是他當初信誓旦旦的政治主張。

本網站上的內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圖片及音視頻),除轉載外,均為時代在線版權所有,未經書面協議授權,禁止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轉載使用,請聯系本網站丁先生:[email protected]

掃碼分享
天津快乐十分出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