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韓關系解凍,還得等待新契機

陶短房
2020-09-30 15:44:11

特約評論員 陶短房

10月3日至5日,日本小說家李真、翻譯家岡裕美和作家姜信子等人將舉辦日本東京、福岡與韓國首爾的連線活動。

基層民眾試圖通過線上積極交流,摸索改善兩國關系。兩國領導人也通過電話試探改善關系的積極性。

9月24日上午,日本新任首相菅義偉與韓國總統文在寅進行通話,通話約持續20分鐘。這是自2019年12月以來,日本首相和韓國總統間第一次通話。

此前,日韓兩國圍繞日本侵韓歷史責任、雙邊貿易爭端等齟齬不斷。

2018年10月,韓國最高法院裁定日本鋼鐵企業須就二戰期間(1941-1943年)強制勞役,向4名韓國勞工每人賠償8.7680美元。日方以“1965年日韓條約業已解決此類賠償問題”斷然回絕,宣稱將申訴至國際法庭并采取反制措施。韓國則揚言,要出售被扣押該鋼鐵企業資產以支付賠償金。2019年7月,日本宣布對韓國限制出口關鍵半導體材料,并拒絕與韓國談判,韓國為此宣稱將赴WTO申訴。

一系列爭端令日韓關系陷入二戰結束以來冰點。由于文在寅和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在各自底線問題上寸步不讓,期待兩國關系解凍的觀察家們只能將希望寄托在兩人的繼任者身上。

但安倍晉三執政地位穩固,且日本首相連任無限制,人們曾以為繼任者的期待只能寄托在文在寅身上,因為其任期在2022年期滿,且任滿不能連任。出乎意料的是,安倍晉三因身體原因“早退”,務實派菅義偉接任。

觀察家和國際政治學者因此對日韓關系出現的解凍契機,平添不少期待。

首爾國立大學國際研究學院教授樸熙哲認為,菅義偉務實、不拘泥于意識形態和墨守成規,且日韓兩國在民主、市場經濟、法治、人權等方面擁有共性。因此,菅義偉上臺很大可能改善兩國關系。

日本學者則認為,當前國際形勢和地緣政治形勢瞬息萬變,日本必須借首相更迭之機尋求雙邊關系的修補,以應對兩國共同的挑戰,尤其是國際貿易糾紛和半島局勢等方面。

菅義偉首相就職后,文在寅第一時間發出措辭熱情洋溢的賀信,并表示“隨時隨地愿意和菅義偉首相討論任何問題”。雙方隨后證實,文在寅主動提出通話要求。鑒于此,持樂觀態度的觀察家一度認為,解凍關鍵時刻業已到來,24日的電話通話可能就是契機和起”。

但通話結果表明,日韓關系解凍絕沒有那么簡單。

菅義偉在與文在寅通話后對記者表示,通話中雙方就共同努力應對新冠疫情、是彼此至關重要的鄰國等有共識,但他仍然對文在寅強調日本戰爭賠償問題業已解決,韓國不應任意妄為,并敦促韓國方面在各個問題上和日本保持共同立場。

很顯然,這些措辭仍然是安倍時代熟悉的基調,并無絲毫讓步妥協的痕跡。

韓國方面似乎也并沒有表現出妥協退讓的痕跡。韓國總統赴發言人姜民石在兩國領導人通話后表示,文在寅在通話中指出,日韓需要在戰時日本強迫韓國公民服勞役問題找到最佳解決方案。這同樣是他幾年來對安倍重復的基調。

也就是說,雙方領導人進行了禮儀性通話。但通話本身除了禮儀性的客套,和兩個盟國、近鄰間最基本的關系確認外,并沒有什么令人耳目一新的內容,具體到日韓關系解凍方面,則完全是原地踏步。

一些觀察家指出,菅義偉在上任前就表示上任之初延續安倍時代的內政、外交方針大計,這自然包括日韓關系。和安倍相比,草根出身的菅義偉缺乏堅實的黨內外政治基礎。其當務之急是盡快凝聚黨內共識,讓新內閣站穩腳跟,在敏感且缺乏統一立場的日韓關系上冒險,絕非是明智之舉。

文在寅也一樣。他是左翼政治家,其本人和所屬政黨的核心支持群體,對日本侵略韓國的歷史普遍深惡痛絕,對韓日乃至韓美關系抱著可以發展,但不應犧牲韓國利益和民族尊嚴的想法。在這種情況下,文在寅給菅義偉寄賀信,主動要求一次禮節性的通話,都不會有什么問題。倘若文在寅為換取日韓關系回暖而不惜犧牲原則,會在國內、在核心支持者內部引發強烈不滿。

期待日韓關系解凍的兩國觀察家所期待的,是兩國領導人在關鍵爭議問題上各讓一步,哪怕象征性地彼此退讓,互相給對方“下得來臺的臺階”,為進一步的雙邊關系解凍作出第一步和最基本的鋪墊。但從通話看,雙方迫于各自內部壓力和異議,均不愿輕易邁出這妥協的第一步,以免被對方和本國政敵抓住把柄。在這種情形下,日韓關系解凍,恐怕只能再等一等。

下一個契機,或是即將舉行的中日韓三國領導人峰會。屆時日韓兩國領導人可能有機會尋求更深入的溝通——畢竟,兩國領導人(文在寅和安倍晉三)上一次直接正式對話(2019年12月),同樣也是在中國。

本網站上的內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圖片及音視頻),除轉載外,均為時代在線版權所有,未經書面協議授權,禁止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轉載使用,請聯系本網站丁先生:[email protected]

掃碼分享
天津快乐十分出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