廳級干部夫人被打:事件已經駛入詭異軌道?

2010-07-22 04:54:20

623日上午,湖北省委政法委綜治辦副主任黃仕明的妻子陳玉蓮,在省委大院門口,被6名便衣警察暴打。經醫院診斷,58歲的退休護師陳玉蓮被打成腦震蕩,多處軟組織挫傷,左腳功能障礙,植物神經紊亂。

事情發生了近一月,此消息719才通過一篇題為《驚曝!湖北省委門口領導家屬被便衣誤作信訪對象暴打》的網帖,在網上熱傳。20日,經南方都市報記者調查核實,并采訪了受害者及其親屬,證明網帖所述基本屬實,并進一步披露了事件中的更多細節。20日傍晚,武昌公安分局通過媒體公布消息稱,已經處理了三名肇事警察,并簡述了事件經過。

省委廳級官員之妻,在省委大門口遭本系統執勤人員暴打,成為了事件的勁爆點。不絕于耳的多是“打錯人了”、“大水沖了龍王廟”一類冷嘲熱諷,乍看來未免情緒化,但事實上,打人警察的上級也作如是觀,武昌公安分局政委說:“誤會,純屬誤會,沒想到打了這么大個領導的夫人。”

綜觀現已浮出水面的事實,至少有以下幾點是確鑿無疑的:首先,這是一起性質極其惡劣的警察濫用暴力事件,為法治社會和社會和諧所不能容忍,對政法和司法系統的形象造成了不可挽回的損害。其次,受害者遭到暴力侵害屬實,廳級官員妻子身份屬實。其三,“打錯人”、“大水沖了龍王廟”等公眾議論,透著一種“請君入甕”的幸災樂禍的情緒,偏狹的調侃和政治不正確顯而易見,但其中凸顯的民意,或者說公眾對執法者濫用公權的怨氣,以及官民之間的裂痕和對立的現實,卻真實無虛,值得引起高度重視。

更重要的是,盡管當事雙方都通過網絡和媒體各自做了訴求,打人者也受到了處分,但就已經披露的事實看,其中諸多環節都可謂疑點重重。據實按理分析,可以斷定,事情只開了一個頭,遠沒有完結。

第一個疑點,是武昌公安分局對事件的簡述:武警門崗在要求欲進省委大院的陳玉蓮出示證件時,打人警察以“執勤”面目出現,“要求陳退至警戒線外,民警肖邦明、鄭志強、蒲全鴻在拉扯中行為粗暴,致陳玉蓮受到輕微傷害。”而受害者家屬稱,錄像顯示,陳玉蓮被毆打足足16分鐘。打人者均為彪形大漢,而被打者年近花甲,身高1.6,體重只有40公斤。醫院對傷情的診斷,也說明這絕非“輕微傷害”。那么,武昌公安分局如此輕描淡寫肇事過程,避重就輕地處理肇事者,就不禁讓人發問,武昌公安分局對此事態度之草率昭然若揭,其中究竟有何隱情和玄機?

其次,受害者被“誤作信訪對象”可能不確。首先,據陳所述,因為大院里有食堂,她經常出入此大院。如果此言可信,那么,輪值的武警門崗不認識她可以理解,但公安部門派駐在此長期維穩的“信訪班”警員也不認識她就很可疑了。在陳申明自己的身份、鄰居也主動旁證的情況下,警察依然一意孤行,就未免有點不合情理—而爆料網帖稱,此時打人者的回應是“省長老婆也打”,這樣的回答難道不耐人尋味嗎?另外容易被忽略的一點是,陳玉蓮是廳級官員妻子,同時也是一個上訪者。她對記者說:事發前一天,她電話預約了與省政法委某副書記見面,要反映兩個問題,其一是她自己的職稱和待遇問題;其二是前幾年女兒因醫療事故死亡,立案后因干擾一直未能解決的問題。相較于多數上訪者,不同點是,陳玉蓮是一位擁有“特權”的上訪者,可以電話約見政法委副書記。

第三,不由分說暴打一頓,是否武昌公安分局派駐省委大院“信訪班”對待上訪者的通常態度,這一點需要存疑。按常理,身強力壯的警察要制伏一個弱不禁風的老婦人,易如反掌且方法多樣,毆打可能是其中最愚蠢、最冒險、最喪德、最不得已才會采取的辦法。據報道,兩位本身是多年的老上訪戶的目擊者,自稱曾在許多地方和機關上訪,見多識廣,“但像這次這么惡劣的,說實話,我們都還是第一次看見。”也就是說,瘦弱如陳玉蓮被暴打16分鐘,究竟是特例還是普遍現象,還有待更多事實水落石出,才能定奪。

第四,“純屬誤會,沒想到打了這么大個領導的夫人。”武昌公安分局政委這個說法雷倒眾生,那么,究竟是其素質差,水平低劣自然流露的蠢話,還是話中有話,暗藏機鋒?據陳玉蓮稱,入院治療頭10多天,警方一直有人盯著她,嚴重影響她的治療和休息,直到武漢公安分局領導打了招呼,才撤銷監視。據陳玉蓮妹妹介紹,“事發后,他們不斷來找我們說情,要求法外開恩,從輕處理,甚至不處理。還說如果把他們處分了,就會影響整個單位的榮譽,……處分了先進稱號就會受到影響。……打人者的家庭都很困難,如果處分了以后生活會受到影響,請求從這個角度同情他們。”武昌公安分局何以如此淡定,毫無羞恥感且厚顏公關,或者說有恃無恐?

第五,為何事發后近一月,網上才突然出現“驚曝”網帖,將此一惡劣事件公之于眾?武昌公安分局也迅速接招,發布處理打人警察和簡述事情經過的公告?按常識,似可以質疑,這是否是由于受害者和加害者雙方私下未達成和解,而受害者單方面采取的行動。

第六,記錄了警察暴行的監控錄像何以要封存?難道秘不示人就可以消除警察濫用暴力,違法亂紀造成的惡劣影響嗎?而且,打人現場6個警察,僅3人被分別處以記大過調離和記過的處理,武昌公安分局恐難以擺脫護短的嫌疑。

既然此一惡劣事件已經公之于眾,那么包括以上6點在內的所有疑點,就都有必要通過還原事實,揭示內幕予以澄清,以開放的姿態、透明的信息,接受公眾監督,讓真相大白于天下。這也是杜絕暴力機關濫用暴力,挽回嚴重受損的政府形象和司法權威的唯一辦法。相信絕大多數公眾都會對此寄予厚望,并拭目以待。而另一方面,維穩辦官員夫人也成為暴力維穩的犧牲品,這更讓人們深思,今天的維穩體制是否已經駛入一條詭異的軌道,這條軌道,又將把社會導向何方?

本網站上的內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圖片及音視頻),除轉載外,均為時代在線版權所有,未經書面協議授權,禁止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轉載使用,請聯系本網站丁先生:[email protected]

相關推薦
股價維穩隊又添新成員 銀行股為啥老“破凈”?
從剛性穩定邁向韌性穩定
上海銀行再啟股價維穩 TCL醞釀舉牌凸顯金控布局
[時代議題]唐慧血酬 沒有贏家
掃碼分享
天津快乐十分出租